歡迎來到信用包頭! 意見建議 網站聲明 關于我們 移動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誠信大家談>內容
張金波:信用標準化委員會 現狀分析及建議
2019年06月17日 瀏覽 來源:信用中國 專欄:誠信大家談

      信用類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成立情況

  1.全國信用類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成立情況

  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TC470)于2016年2月獲得國家標準委批復成立(注:前身是成立于2008年的全國信用標準化工作組),并于2016年7月15日宣布成立,由中國標準化研究院籌建并承擔秘書處,歸口ISO/TC290在線信譽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目前是第一屆,76名委員,主任委員由國家發展改革委主管副主任擔任,副主任委員5名;秘書長1名,副秘書長2名。

  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質量信用分技術委員會(TC470/SC1)成立于2008年,由原國家質檢總局籌建,目前是第二屆,27名委員,主任委員由原國家質檢總局質量管理司主管副司長(注:現任職務為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質量發展局副局長),副主任委員3名;秘書處設在原國家質檢總局質量管理司(注:現為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質量發展局),秘書長、副秘書長各1名。

  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商業信用分技術委員會(TC470/SC2)成立于2008年,由商務部籌建,目前是第二屆,27名委員,主任委員由商務部市場秩序司分管副司長擔任,副主任委員3名;秘書處設在中國商業聯合會,秘書長1名,副秘書長2名。

  (作者注:TC470/SC2秘書處近期擬調整至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深圳市標準技術研究院,實行雙秘書處制度。)

  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檢驗檢測誠信工作組成立于2016年1月,其他信息未見媒體披露(注:工作組與分技術委員會有一定區別)。

  全國金融標準化技術委員會(TC180)成立于1991年,由中國人民銀行籌建,目前是第四屆,59名委員,主任委員由中國人民銀行主管副行長擔任,副主任委員8名;秘書處設在中國人民銀行科技司,秘書長1名。中國征信行業標準由全國金融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歸口。

  2.地方信用類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成立情況

  上海市商務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由上海市商務委籌建,成立于2018年6月1日,27名委員,主任委員由上海市商務委主管副主任擔任,副主任委員2名,秘書處設在上海市質量和標準化研究院,秘書長、副秘書長各1名。

  河北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由河北省發展改革委籌建,成立于2018年6月20日,59名委員,主任委員由河北省發展改革委主管領導擔任,副主任委員5名,秘書處設在河北省標準化研究院,秘書長1名,副秘書長3名,顧問1名。

  (作者注:河北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行業主管單位已調整至該省政務服務管理辦公室。)

  內蒙古自治區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由內蒙古自治區發展改革委籌建,成立于2018年9月19日,秘書處設在內蒙古信用促進會,主任委員和秘書長分別由該會會長、秘書長擔任,副主任委員3名;委員數量、副秘書長設置情況未見媒體披露。

  山西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由山西省發展改革委籌建,批復文件為《山西省質量技術監督局關于籌建山西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批復》(晉質監局函〔2018〕162號),其秘書處設在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2018年6月29日開始公開征集委員,未見媒體后續報道。

  山東省發展改革委將籌建山東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列為該省2017年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年度任務之一。

  廣東省發展改革委于2019年1月21日主持召開廣東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籌建申請專家論證會。

  (作者注:北京市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已于2019年4月8日獲得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批準籌建,行業主管單位是北京市經濟和信息化局,秘書處設在中關村企業信用促進會,其他事項未見媒體披露。)

  信用類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名稱分析

  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河北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內蒙古自治區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山西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籌建中的“山東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廣東省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名稱相近,均與發展改革委有密切關系,但內蒙古自治區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名稱沒有“社會”兩字。

  上海市商務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專司“商務信用”,由當地商務委(廳)籌建,而非當地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牽頭部門發展改革委。

  全國金融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不是專司信用的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所以其名稱與上述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相比沒有“信用”兩字。

  信用標準發布情況

  1.信用類國家標準發布情況

  信用國家標準目前共發布53項。

  其中,歸口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信用國家標準共發布45項,其中包括強制性標準1項(注:GB32100—2015《法人和其他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編碼規則》)。

  非歸口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信用國家標準共發布8項。其中,歸口商務部的信用國家標準共4項,其中2012年發布2項、2013年發布2項;歸口全國認證認可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信用國家標準共發布4項(均在2013年發布)。因歸口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標準占已發布信用國家標準比例較高,所以,圖1僅分析歸口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信用國家標準。

  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歸口的信用國家標準從2008年開始發布,GB/T22116—2008《企業信用等級表示方法》是首個信用國家標準,從現行制修訂的信用國家標準發布年份來看,早期標準發布數量較少,隨著2020年的臨近,近年發布數量激增,如2015年、2017年、2018年單年發布數量均為10項,2016年例外,僅發布1項(見圖1)。

圖1歸口TC470信用類國家標準發布年份

  根據GB/T35431—2017《信用標準體系總體架構》,社會信用標準分為信用基礎、信用信息、信用管理與信用服務4類,筆者以該標準嘗試對45項信用國家標準進行分類,得到的結果是:信用基礎類標準9項,信用信息類8項,信用管理類9項,信用服務類19項。

  與后文信用地方標準比較,信用國家標準中的信用基礎類、信用管理類明顯是信用國家標準主攻的方向。

  2.信用類行業標準發布情況

  信用類行業標準目前共發布38項,涉及金融、電力、交通等10個行業。

  其中比較典型的行業有2個:一是信用類金融行業標準即征信標準,歸口全國金融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二是信用類國內貿易行業標準,歸口商務部。信用類金融行業標準和信用類國內貿易行業標準也是發布數量排名靠前、發布年份靠前的標準。

  同以上2個信用類行業標準相比,交通、輕工、氣象、出入境檢驗檢疫等其余8個行業標準中的信用類標準體現發布數量少、發布年份集中、社會影響力小等特征(見表1)。

  從歸口單位來看,信用類金融、認證認可、交通行業標準全部、國內貿易的1項標準,其歸口單位均為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包括全國金融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全國認證認可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交通運輸信息通信及導航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全國農產品購銷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而其余的信用類國內貿易標準、電力、輕工、氣象、出入境檢驗檢疫、水利、煙草等行業標準歸口單位均為國家部委或者行業聯合會(注:而從歷史來看,這里的行業聯合會均由原國家部委改制形成)。

  3.信用類地方標準發布情況

  筆者以“信用”“征信”“誠信”“信譽”“資信”等關鍵詞在“全國標準信息公共服務平臺”上檢索信用類地方標準,得到圖2的結論。如圖2所示,全國標準信息公共服務平臺顯示(截至2019年2月20日),全國共有20個省市區發布了信用地方標準,合計98項。

  其中安徽信用地方標準數量最多,達17項,而廣東、海南、江西、云南信用地方標準數量均為1項,平均4.9項,信用地方標準發布尚有較大空間。

  結合上文得知,正式設立地方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內蒙古、上海、河北的信用地方標準數量分別為10、9、8項,居第3、4、5名。

圖2信用類地方標準數量分地區統計

  從年份來看,上海在2006年發布信用地方標準2項,開全國信用地方標準之先河。北京緊隨其后,在2007年發布信用地方標準2項。

  《國務院關于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的通知》(國發〔2014〕21號)印發后,2015年、2016年、2017年,信用地方標準發布數量猛增到18、25、24項,峰值是2016年25項,2018年回落到5項。

  具體來看,信用地方標準發布具有階段性、集中性的特點。

  多數省市區集中在一年或兩年發布信用地方標準,如安徽共17項,其中2015年發布1項、2016年發布16項;內蒙古2017年發布9項、2018年發布1項;山西2017年發布5項,等等。但上海、河北、天津等地每年發布信用標準數量少,但卻保持連年發布標準的好習慣,如上海發布年份跨越7年,每年最多發布3項,多數年份發布1項;河北跨越5年,每年最多發布3項,多數年份發布1項;天津跨越5年,每年最多發布2項,多數年份發布1項。

  根據GB/T35431—2017《信用標準體系總體架構》,98項信用地方標準中,信用服務類49項,信用信息類33項,信用管理類12項,信用基礎類4項,這也體現《深化標準化工作改革方案》的“推薦性地方標準可制定滿足地方自然條件、民族風俗習慣的特殊技術要求”精神,在信用地方標準領域,更側重信用信息類、信用服務類標準研制。

  主要問題

  1.政策法規落實不到位

  目前,各級標準化管理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計劃)如新《標準化法》《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開展質量提升行動的指導意見》等均對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提出具體要求。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提出到2020年,“社會信用基礎性法律法規和標準體系基本建立”的目標等。

  但是由于新的政策法規出臺時間過短,內容規定過于寬泛、行業主管部門不夠重視等原因,導致各級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設立偏少、各地信用標準供給不足,使得標準這一基礎設施嚴重落后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發展。即使是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示范城市、行業信用建設試點,普遍未設立信用標準化技術組織。

  2.工作機制不完善

  第一,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一般要求有一定代表性,其中政府部門的代表占有一定比例(甚至絕大比例),但是受征集、補選委員的時滯影響,在征集委員時推薦的委員代表大部分已調整崗位,由于我國的特殊國情,若其崗位不對應,則不再負責相應工作,因此在標準立項和標準審查過程中,能夠投票或參與審查的專家就難以達到標準研制管理規定所要求的數量。

  第二,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統籌合作機制未建立。如信用類國家標準歸口單位不是全部由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歸口,信用類行業標準與信用類國家標準差異不明顯,信用類地方標準同樣存在這個問題。這就導致信用類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地方標準無法形成規模效應或者互補效應,也就無法形成各地的特色。

  第三,地方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一般要求明確其歸口的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從筆者調研來看,部分地方的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缺乏與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協調與溝通。

  3.信標委數量少分布不均

  縱觀信用國家標準和地方標準,國家標準尚未滿足《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關于信用標準的準研制要求,行業信用建設試點與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已成立的分技術委員會、工作組錯配,此是其一。

  其二,如前文圖2所示,目前已經設立或籌建地方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省市區除山東均位列貢獻信用地方標準前九的省市區。而排名第一的安徽、排名第二的新疆,以及天津、湖北、遼寧等地同樣具備籌建地方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可能性。

  其三,國家發展改革委于2018年1月初公布的12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示范城市名單分布在浙江、江蘇、福建、四川、廣東、山東等六省,其中的浙江、山東尚未公布信用地方標準,鑒于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設立情況與地區經濟密切相關,筆者認為浙江、山東信用地方標準缺失與其經濟地位、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地位不匹配。

  4.標準質量不高

  由于以上三點原因必然導致信用標準質量不高。筆者進一步認為,信用標準質量不高是因為信用標準需求、供給兩側均存在問題。

  需求側而言,部分標準起草單位、起草人關于標準研制的需求了解不順暢、標準與實際建設脫節,而且目前各領域信用主管部門在各自業務領域內開展信用體系建設工作,所在地方或領域沒有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或者即使有也與之溝通甚少),這就難以獲取各領域信用主管部門在信用標準化方面的業務需求,從而與市場結合度不夠,難以針對性的提供精準化服務。

  供給側而言,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或者沒有,或者未有效運行,或者其秘書處專業人才少、專業度不夠,或者標準起草單位沽名釣譽,根本就不懂信用、標準化專業知識,很難研制出質量高的信用標準。

  5.社會認知度不高

  近年來,隨著第一個信用類強制性國家標準GB32100—2015《法人和其他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編碼規則》,以及國家發展改革委2017年12月公布的6項信用“工程標準”的出現,標志著部分社會信用標準具有一定的使用價值。

  信用標準本質上是服務業標準,總體水平偏低,這與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成立時間短、推薦性標準效力偏低、沒有信用標準化試點、缺乏媒體宣傳報道不無關系。

  當然,隨著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及部分地方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成立,以及媒體對信用標準的宣傳,加之專家學者發表的信用標準文章,信用標準的社會認知度有一定提高。

  解決思路

  1.嚴格落實政策法規要求

  系統研究政策法規關于信用標準、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有關要求,如: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開展質量提升行動的指導意見》:加強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管理

  《深化標準化工作改革方案》:加強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管理,提高廣泛性、代表性,保證標準制定的科學性、公正性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國家標準化體系建設發展規劃(2016—2020年)的通知》(國辦發〔2015〕89號):優化標準化技術委員會體系結構,建立完善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考核評價和獎懲退出機制

  新《標準化法》《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考核評估辦法(試行)》關于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行業管理要求

  ……

  以政策法規為依據,加強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籌建與管理。

  2.加強組織機制建設

  第一,在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構成上,改變單一的個人委員模式,創新地以單位委員與個人委員相結合的方式;同時吸納更多非政府部門委員,保持委員職務的相對穩定。

  第二,鼓勵由業內知名專家擔任標委會主任委員及秘書長。

  第三,建立各級信用類標準分工合作機制,嚴格建立、執行歸口制度。更進一步地,由全國社會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牽頭組建“全國信用標準化發展聯盟”,加強交流合作。

  3.做大做強各級信用標準

  第一,通過國家和地方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支持和推動,以開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示范城市、行業信用建設,以及國家標準化綜合改革試點(目前包括浙江、山西、江蘇、山東、廣東5省)、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標準化試點、服務業標準化試點等工作為契機,有機將信用標準化融入其中。

  第二,鼓勵有條件的行業、領域、地方設立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有組織地開展信用標準化工作。

  第三,鼓勵國家和地方信用體系建設相關部門和市場主體加強對信用標準化工作的資金投入和專業人才培養。

  4.高質量開展標準化工作

  第一,樹立底線思維,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要充分發揮自身作用,本身也要標準化,這樣才有高質量開展標準化工作的邏輯基礎。

  第二,以應用為導向,多吸收對信用標準化工作積極性高、需求較多的地方、行業和企業代表,從標準的需求方調節標準的供給方式,推動標準研制工作。

  第三,加強組織管理,出臺并嚴格執行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管理規定、考核辦法,加強對標準的評價管理,定期對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進行評價,采取分數、排名等形式,倒逼信用標準化工作高質量發展。

  5.加大信用標準宣傳力度

  第一,充分發揮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統籌、協調作用,積極開展各類誠信主題公益活動。在此基礎上,豐富“世界標準日”“中國品牌日”“誠信建設萬里行”活動內涵,將信用標準宣傳納入上述活動范圍,擴大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和信用標準的影響。

  第二,2010年,成立僅2年的全國信用標準化技術工作組曾出版《信用標準化導論》,這是中國首部信用標準化專著。強烈建議以當前信用標準化工作為基礎,出版新的“信用標準化導論”,并有步驟地、針對性地對重點地區、重點行業、重點領域開展信用標準宣貫工作。

  第三,以標準為基礎,開展信用管理機構、信用服務機構對標、達標評價。將信用標準作為“企業標準領跑者制度”、國家和地方標準化試點內容之一,以擴大信用標準和信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的影響。

主辦單位:包頭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技術支持: 內蒙古征信服務有限公司
蒙公網安備15029002000271號    蒙ICP備13002121號-2
人民銀行備案公告
快乐彩12选5玩法规则